1 1 2 3 4 5 5
站内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医院新闻
医院新闻
千里驰援施神术 日期:2018-10-29 访问次数:954

千里驰援施神术

——记怀化市中医院神经外科主治医师李孟桦 

 

 

被一阵咳嗽声从睡眠中惊醒,眼前仍然是黑茫茫的一片,车灯和星光提醒我,我们继续奔波在晨曦前赶回家的高速路上。自己已经记不清楚这是这个月里第几次奔波在这条怀化和通道之间来往的路上了。“四次五次?”逐渐清醒过来的我,把这个问题抛给了正在开车的桦哥,“是七次,我比你多来了两次,带肖彬和老曾各来了一次,其他的几次都是带你来的。”桦哥吸了一口烟,点点的烟火映出了他红的双眼和唏嘘的胡茬子,继续说道:“9月中旬以来,平均四五天就要下来一次,一次出血后再手术,一次脑肿瘤瘤体卒中,一次9岁的小孩硬膜外血肿,一次81岁高龄的慢性硬膜下血肿,三次高血压脑出血”——想不到他都记得那么清楚。“不过,所有的病人都活下来了,值得!”他用一种手术成功后特有的兴奋语气狠狠的说道。再次吸了一口烟,趁着香烟给予的那一点精神,他头拐向我,关心的说:“你再睡一会儿吧,每次都是你先开车过来,接着又还要帮我开关颅,你比我累,多休息一下,回去好继续工作,呵呵!”是啊,我已经五次协同桦哥来回驰援我们中医联盟的通道中医院,来回五百公里的路,说不累是骗人的,但知道我们所有手术病人都能活了下来,再累,也是值得的!伴着香烟的味道和汽车的起伏,我的思绪渐渐拉远开去。

“桦哥”全名李孟桦,是怀化市中医院为了发展神经外科而于2015年年底引进的专门人才,桦哥是我大学高我一届的学长,和我还有过一段“同穿一件工作服”的情谊,叫他一声“桦哥”,却不是因为他比我大,而是敬服他在神外这个“江湖”里摸爬滚打数十年而练就的一身超凡本领,以及他为了工作而全身心投入的那种态度。

桦哥初来时,我们神经外科一穷二白,只有我曾凡喜、肖彬哥仨在苦苦的支撑着医院神外,一年到头,病人几十个,收入几十万。犹记得那时他初看到我们这种情况后,就用自信而坚定的语气对我们说:“我就不相信了,偌大的一个市级中医院,神经外科那么重要的学科,会发展不起来?”为此,他多次在上班之余,要求我们加强业务学习,多看书,多学习神经外科的专科知识,同时无私的向我们分享他既往成功手术的经验失败手术的教训,一点也没有“教会徒弟饿死师傅”的觉悟!他面对同行的疑问,笑着回答道:“知识又不是我一个人的,他们能学得到多少是他们的本事。”在他这种自信无私的发展观念下,在他这种对于专科知识和经验无私倾囊相授的态度下,神经外科发展迅猛,2017年一年下来,神外业务量和科室病人数翻了十余倍,同时多次被下级医院邀请实施手术支援。芷江、黔城、麻阳、溆浦和贵州黎平、天柱、松桃等地都留下了他的足迹。最重要的是,这一年的手术病人,全都活了下来!是的,你没看错!全是无电显镜肉眼下完成,其中包括一例罕见的巨大的脑膜瘤,一例血管畸形的大出血及多例脑实质深部出血等在神经外科领域的复杂疑难手术,使我们神经外科的手术救治水平,迅速的提升了一个台阶。

他曾多次自嘲的对我说:“我算是一个不孝的人了,家里有重疾的父亲和年迈的母亲,都没有时间好好照顾他们,多次过年过节的时候,他们做好了一桌子的菜等我回家团聚,可最后等来的,通常是我的一个电话:我在手术,晚点回来,你们先吃饭!”说道这里,他揉了揉红红的眼眶,继续说道:“干我们这一行的,手术刀就是我们的兄弟了,每次陪伴我们回家的路灯,就是我们的恋人女朋友!”为了工作,他多次错过了恋爱的时机和成家的机会,至今孑然一身。好在老天爷都看不过去了。今年年初,桦哥也收获了自己的爱情。然而对与他相恋的女孩来说,也是“不幸”的。犹记得今天出发前,桦哥正在上晚夜班,接到通道县中医院的请求支援邀请后,他也没惊动科室其他同志,只是和科主任打了一个招呼,然后叫来了同为医生的自己的女朋友,他用略带惭愧和俏皮的话对自己女朋友说:“只能麻烦你了,反正今生已经欠你的太多,不差这一点,慢慢的还吧。都辛苦你了!”说完,拥抱了一下自己的爱人,一头扎进了黑夜里。殊不知,这一切,他以为做的很“隐秘”,却都被上来拿手术材料的我尽收眼底,有些哽咽,更多的是敬佩!

桦哥本身就是通道人,当初在当地行医时就深得通道广大人民的信任,在当地有着良好的形象和社会关系。每次回通道,他都会接到不少要求“手术完了以后聚聚”的电话邀请,桦哥毫无例外的一律拒绝了,每次他都严肃的告诫我:“我们是代表医院下来支援手术的,最重要的是把手术做好,要注意自己代表的是医院的形象!”为此,每次他来通道手术,都是匆匆的来,忙忙的走,有时连看一眼住在通道的老父亲都没空,我笑他:“古有大禹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你比他还厉害,七过家门而不回。”他笑道:“没办法,做完事就早点回去吧,不要麻烦了,明天医院还有好几个住院病人等着我查房呢。”记得94号那天,头天我们两人在通道通宵做了一晚上手术,然后一刻不停歇的赶回怀化准备我科一住院病人的三联“V-P分流+颅骨修补+硬脑膜重建”手术,自上午10点到医院紧接着手术到下午6点。术后,趁着病人醒麻醉,桦哥躺在手术的地板上吩咐了我一句:“我休息一下,等下病人麻醉醒了叫我,一起送病人。”然而不到一分钟,疲惫的鼾声就响了起来,看到他这样,我眼一酸,几乎落下泪来,我第一次没有听他的话,“违背”了他的吩咐,联合麻醉科医生在确保病人麻醉苏醒后安全的情况下,为他盖上一身手术衣,将病人送入了ICU术后监护后方才叫醒了他一起回家,就这,一路上被他念叨了不少,不过“甘之如饴”!

也许是黑夜总容易让人感伤,当思绪慢慢的飘回车里,我情不自禁的对桦哥说:“桦哥,你真的辛苦了!”桦哥嘿嘿一笑,用他那惯有的语气“吼”了我一下:“你也知道你桦哥辛苦啊,知道我辛苦你就快点成长起来啊!我发现你最近这几台手术做的还不错,快可以主刀独当一面了,加把劲”车继续开,夜却不再黑,晨曦的来临前总是最黑暗的那一刻,但随着阳光一瞬,足以刺破黑暗万千。迎着升起的朝阳,我情不自禁的站在副驾驶的座椅上,打开车的天窗,深吸了一口初晨清冽的空气,振臂高呼:“中医院加油!神经外科加油!桦哥加油!封捷你也要加油!”回过头来,迎接我的,是桦哥鼓励的眼神,和一路洒满的爽朗的大笑声!封捷

0
医院地址: 湖南省怀化市正清路431号(东院);迎丰西路72号(西院)
湘ICP备14007685号 咨询电话: 0745-2286100
急救电话:0745-2236300 0745-2999120
网站声明:怀化市中医医院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4 网址:www.hhszyyy.com
特别声明:本网站信息仅供参考,不能作为诊疗及医疗依据,如有疑问请在线咨询